whydoiseeasadhandingonadeath

Q:大大你以前的沧浪之歌还更吗,好喜欢那篇文章

这个之前应该完结了..吧?

6.心乱如麻

赵兆的遭遇,像是一壶烈酒,好长时间都散不去余味。分明不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儿,却在某一瞬间产生极其强烈的共鸣感,总有一种不是正在发生,就是将要发生的感觉。


震宇永远无法理解,在经历了这么多‘破事儿’之后,赵兆还能感恩戴德地说出感谢之词,他说如果不是张建,即便他抱着剧本到处跑,也未必有人能瞧得上;他说至少张建把他的剧本拍成电影了,算是帮他开启了机会之门,得心存感恩。


赵兆说那段话的时候神情无比平静,一如既往地露出往日那道笑容,可终是掩盖不住眉眼间一闪而过的失焦。就那么一眼,深深烙印在震宇心头让人油生一种无形的压力,甚至从未有过的对未来的恐惧。...


5.至暗时刻

“我?我有什么好羡慕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震宇丝毫没想过过脑子,毕竟在所有人眼里,赵兆一直才是他们羡慕的对象。


“是啊赵兆,你还有啥好羡慕别人的。大伙都快嫉妒死你了!”

“就是就是...话说你片子现在怎么样啦?”

“听说现在龙标原来越刁钻了。回头定档了可得提前说啊,兄弟们一人给你包一场。”

“对,对。哥几个省吃俭用也得好好支持兄弟的处女作....”


酒桌上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的。分明是些值得引以为傲的声音,可在赵兆听来,每字每句都像是刺耳的笑话,讥讽着他骄傲得自尊心。刚刚缓过的情绪一瞬之间又被击垮。他捂着眼睛,没有预兆的转身离席。大幅得动作...

4.世事难料

那天晚上,陈淼彻夜未眠。终是放心不下,半夜三更去看了孩子。满目狰狞的伤痕经过时间沉淀,依旧触目惊心。陈淼长蹙着眉眼,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他将药油倒入掌心,冰凉的液体在滚烫的肿棱上,一遍又一遍轻柔地磨砂着。震宇睡得并不踏实,呼吸隐约有些沉重,愁眉苦颜,意识清醒,却愣是沒张开眼。


陈淼在床边坐了很久,久到天色微亮,蝉鸣声起,这才油生困意。这一夜他想了许多,或者说是触景生情,关于孩子的未来他早已想过无数次。为人父母的,总是希望能为孩子铺好路子,就想着能让他们少吃些亏,少走些弯路。那一刻,他似乎特别能理解,也特别想念他的父亲。


这几年毕业的学生混得都越来越...

这部电影我看了三次,第一次是掏钱在电影院看,第二次是金马观众票选志愿者免费看,第三次是前几天失眠脑海里闪过片面在家看。


看了三次,我仍然忍不住想哭...


身为驾训班教练的父亲,张口闭口说着“把我时间,掌握方向。”到头来,这句话自己最没意义,谁也没有办法做到握好手中的方向盘。

阿文总是说,他只有一个儿子。到头来,他确实只剩下一个儿子。只不过不是那个引以为傲,因为没考试第一志愿医学系,就要复读的天之骄子,而是那个年少轻狂,进了少管所,希望他“关到老,关到死”的纨绔之子。


阿豪和阿和像是家庭里的两种极端,一个极端偏爱,一个极端缺爱。一个找不到阴影躲藏,一个得不到太阳照耀。

他们...

3.宁缺毋滥

见他执意已决,也懒得再同他讲理。陈淼三步上前,执起床上的藤子,抬手便是往震宇身后招呼。


破空的声响,让身子随之紧缩,震宇终究还是高看了自己。藤子着*的一瞬,他便没忍住撒出了声,虽然很快地就将那声呻吟扼杀在喉咙间,可到底是发出了。


仅仅一下,他就后悔了,弓着脊背,剧痛又狼狈,只能张着嘴喘着息。大抵是许久没挨罚,这些日子以来真的被骄纵坏了,同时他确实没挨过藤子小瞧了这玩意儿的威力。


藤子再次着身的时候,陈淼没有着急动作。他细细看着那道伤痕,眼见它渐渐浮出痕迹;眼见伏着的人明显地瑟缩身子,泛起一层细细的疙瘩。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Q:楼楼,还更宁老师那篇文吗,想看那篇文

暂时不打算更啦

2.争锋相对

“我是不会同意的,你不要再说了。”


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听下来,陈淼的面色由黄变红再变紫,怒火逐渐在胸中升腾。


震宇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可让他妥协,也实在难以做到。


“这个机会真的很难得,你不知道我已经等了多久了...”


言下之意他不愿再等了。震宇最后还是保留了已经签下合约的事实,他终究对陈淼还是有几分忌惮和迟疑的。


“那也不行!我跟你说过很多回了震宇,有才华是好事,但是不代表就有膨胀的资本!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陈淼自知应当克制自己的情绪,也知晓震宇吃软不吃硬的个性,可奈何他那张嘴,总说不出动听的话,总爱横冲直撞。...


1.硝烟四起

大四那年,翻云覆地。


奚阳拿到留校保研的资格;洪枝顺利通过实习,正式在电视台入职;瑞权收到纽约大学的offer;而震宇,却在毕业季的前两个月,选择了辍学。


这件事还得从两年前涵虞毕制的那部短片说起。那年,片子在高校联展里张露头角,随后跑了几个影展,获奖无数。可谓是彼时当之无愧的小黑马。


震宇也因此受到了许多业内人事的关注,在外人眼里,这个年轻人充满了灵性和神秘。不同于以往的新秀,震宇鲜少抛头露面,甚至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采访和活动。他总是独来独往,上颁奖礼领完奖,就匆匆离开。


这完全归于陈淼的意思,早在联展前,陈淼便同震宇达成...

4.不懂

第二日清晨,叫醒柏也的不是闹钟,而是翻了个身,被挤压的屁股。


身后的刺痛让还在朦胧的少年下意识地嘶了个声响,张嘴的那一刻才感知到嗓子紧地发涩,仿佛空气进入口腔顺带捎走了嘴里本就不富裕的水份,呼吸的时候似乎还能听见喉咙间摩擦的声音,异常沉重。


柏也褶皱着眉宇从枕头底下拿出手机,划开锁屏,距离该起床的时间不到二十分钟。醒的还真及时,少年心里这么想着。眼皮又不自觉地向下垂,身后的痛楚让他自知不能再睡。于是少年挣扎着从床上下来,可身体竟如一滩烂泥一般紧贴床面,身子摆动一番后,只觉得耳烧脸热,浑身滚烫。常年独居的少年不用想也知道自己多半是发烧了。


柏...

 

© 一小朋友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