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doiseeasadhandingonadeath

更生人-文案


文案

阳光始终遮不住阴影,阴影终究散不去阴霾…

季有为从未想过他的人生还会和方仲儒有任何交集。他们曾经爱得相濡以沫,如今却恨得遍体鳞伤。


十年前,刚刚踏入大学名府的季有为因涉嫌杀害高中女生方旖禾,被判入狱12年。


十年后,有为获得假释出监。原本打算安静的开展新的生活,可他的生活始终被打扰,过去始终无法被原谅。


曾经的“家”带给他的只有无情的审判。曾经的爱人却是受害者家属,对他纠缠不放….


他们的爱恨情仇相互交织,互相折磨…


方仲儒 x 季有为

无情冷酷忠犬攻 x 隐忍自尊美惨受

本文通篇狗血,纯属烂梗自嗨...

77.歹囝非歹囝

这大概是震宇活的二十年来最丢脸的一天。无论进出系办,还是路过剪辑室的长廊,大家的眼神似乎总是有意无意的落在他身上。


这也难怪,影视学院向来没有秘密,老师也好学生也罢,一个个都八卦的像是大喇叭似的,一点蛛丝马迹都躲不过碎言碎语。何况震宇本就是系里的‘风云’人物,大抵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比较多,一个个早就排着队等着开笑话。


“裤子月兑了。”陈淼一进办公室,随即就发号施令。震宇还没缓过神,一脸茫然又震惊地望着男人,满脸写着不可置信和难以接受。


“不服?”陈淼见震宇许久也没有半点动作,面色又黑了几分,他的眼睛深不见底,积压于底的怒火不住向上...

2022

新的一年祝大家新年快樂,事事順心,平安喜樂

Q:大大你以前的沧浪之歌还更吗,好喜欢那篇文章

这个之前应该完结了..吧?

6.心乱如麻

赵兆的遭遇,像是一壶烈酒,好长时间都散不去余味。分明不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儿,却在某一瞬间产生极其强烈的共鸣感,总有一种不是正在发生,就是将要发生的感觉。


震宇永远无法理解,在经历了这么多‘破事儿’之后,赵兆还能感恩戴德地说出感谢之词,他说如果不是张建,即便他抱着剧本到处跑,也未必有人能瞧得上;他说至少张建把他的剧本拍成电影了,算是帮他开启了机会之门,得心存感恩。


赵兆说那段话的时候神情无比平静,一如既往地露出往日那道笑容,可终是掩盖不住眉眼间一闪而过的失焦。就那么一眼,深深烙印在震宇心头让人油生一种无形的压力,甚至从未有过的对未来的恐惧。...


5.至暗时刻

“我?我有什么好羡慕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震宇丝毫没想过过脑子,毕竟在所有人眼里,赵兆一直才是他们羡慕的对象。


“是啊赵兆,你还有啥好羡慕别人的。大伙都快嫉妒死你了!”

“就是就是...话说你片子现在怎么样啦?”

“听说现在龙标原来越刁钻了。回头定档了可得提前说啊,兄弟们一人给你包一场。”

“对,对。哥几个省吃俭用也得好好支持兄弟的处女作....”


酒桌上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的。分明是些值得引以为傲的声音,可在赵兆听来,每字每句都像是刺耳的笑话,讥讽着他骄傲得自尊心。刚刚缓过的情绪一瞬之间又被击垮。他捂着眼睛,没有预兆的转身离席。大幅得动作...

4.世事难料

那天晚上,陈淼彻夜未眠。终是放心不下,半夜三更去看了孩子。满目狰狞的伤痕经过时间沉淀,依旧触目惊心。陈淼长蹙着眉眼,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他将药油倒入掌心,冰凉的液体在滚烫的肿棱上,一遍又一遍轻柔地磨砂着。震宇睡得并不踏实,呼吸隐约有些沉重,愁眉苦颜,意识清醒,却愣是沒张开眼。


陈淼在床边坐了很久,久到天色微亮,蝉鸣声起,这才油生困意。这一夜他想了许多,或者说是触景生情,关于孩子的未来他早已想过无数次。为人父母的,总是希望能为孩子铺好路子,就想着能让他们少吃些亏,少走些弯路。那一刻,他似乎特别能理解,也特别想念他的父亲。


这几年毕业的学生混得都越来越...

这部电影我看了三次,第一次是掏钱在电影院看,第二次是金马观众票选志愿者免费看,第三次是前几天失眠脑海里闪过片面在家看。


看了三次,我仍然忍不住想哭...


身为驾训班教练的父亲,张口闭口说着“把我时间,掌握方向。”到头来,这句话自己最没意义,谁也没有办法做到握好手中的方向盘。

阿文总是说,他只有一个儿子。到头来,他确实只剩下一个儿子。只不过不是那个引以为傲,因为没考试第一志愿医学系,就要复读的天之骄子,而是那个年少轻狂,进了少管所,希望他“关到老,关到死”的纨绔之子。


阿豪和阿和像是家庭里的两种极端,一个极端偏爱,一个极端缺爱。一个找不到阴影躲藏,一个得不到太阳照耀。

他们...

3.宁缺毋滥

见他执意已决,也懒得再同他讲理。陈淼三步上前,执起床上的藤子,抬手便是往震宇身后招呼。


破空的声响,让身子随之紧缩,震宇终究还是高看了自己。藤子着*的一瞬,他便没忍住撒出了声,虽然很快地就将那声呻吟扼杀在喉咙间,可到底是发出了。


仅仅一下,他就后悔了,弓着脊背,剧痛又狼狈,只能张着嘴喘着息。大抵是许久没挨罚,这些日子以来真的被骄纵坏了,同时他确实没挨过藤子小瞧了这玩意儿的威力。


藤子再次着身的时候,陈淼没有着急动作。他细细看着那道伤痕,眼见它渐渐浮出痕迹;眼见伏着的人明显地瑟缩身子,泛起一层细细的疙瘩。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Q:楼楼,还更宁老师那篇文吗,想看那篇文

暂时不打算更啦

 

© 一小朋友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