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doiseeasadhandingonadeath

一出悲伤的人间喜剧

从《大佛普拉斯》到《同学麦娜丝》,我简直太喜欢阿尧导演了。


想起《大佛普拉斯》,觉得还挺神奇的。那时会进电影院看这部电影,完全是因为系上包场,给的免费电影票。因为是黑白电影,所以一开始并不期待,但看了后,干!爱死了!


大佛里印象最深刻的是肚财偷看佛像工厂老板的行车记录器时,对菜圃说:有钱人的人生你看,果然是彩色的。


[图片]

[图片]


用黑色喜剧来讲述底层故事,低收入无未来耐不住低欲望的寻常人生。用一句打嘴炮的话,道尽了人生不争的事实,余味十足。


最后无奈的停留在:人生太过操蛋,富人奸淫掳掠,可还能怎么办?讽刺讽刺的了...


[图片]

[图片]


《...

Q:夏日晚风还更吗?

你们还想看吗哈哈哈

无名浪潮

可有可无的文案

“无名浪潮在更迭,我已不知深浅,走好远....”


浪潮一波又一波,打破风平浪静的日子。

我们不断追寻人生的答案,

可也许答案本身就是一场混沌。

仿佛一旦幸福来临,又意味着某种不幸的开始。


我以为你变了,其实你没变。

我以为我变了,其实我也没变。


82.亦无老死尽

陈占铭终究没挺过那个年。在寒假的第一周尾巴,永远的离开了。


接到陈浔的电话,像是心脏突然像是抽停了一拍似的,陈淼的上下牙根紧紧粘在一块儿,震动着紧绷着的咬肌。沉重的呼吸,隔着电话都能落针可闻。陈淼沉默了许久,拿着手机的手依旧颤抖不止,却又故作平和的只道了三个字,“知道了。”


另一边的陈浔,内心早已像油锅上的蚂蚁,奈何毫无招架之力,只能一遍遍的苦口婆心。“哥,算我求你了,你能不能别倔了。你知道心跳骤停一次意味着什么吗?...医生说了熬不过今天的!你就不能来一趟吗?你的心还是肉做的吗?你怎么能这么残忍?....爸现在还撑着为了什么你不是不知道!你到底清不清楚爸要...

81.北纬38度

震宇终究还是没能逃过陈淼的手掌心。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总而言之,在礼拜一大清早便撞上了陈淼。


即便不乐意,也还是被揪鸡崽似的拎进了办公室。门锁一落上,那些提前做好的准备和设想似乎一瞬之间灰飞烟灭,随之而来的依旧是熟悉又陌生的不安与惶恐。


陈淼的脸上平静的看不出分毫情绪,没有动作,也不说话,就是直勾勾的盯着隔着自己三米远的青年。震宇被看得浑身不自在,两手背在身后默默地抠着手指头,抬头看了两眼,便不自觉的闪躲。


这场无声的硝烟打从一开始便注定了结局。最先憋不住的一定是血气方刚又心虚的青年。


“那个...我...”有的时候明明知...

80.风平不浪静

“震宇,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洪枝侧躺着看着背对自己同样侧躺着的男孩。


震宇一路上都没说几句话,到了酒店,也只是自顾自的洗了澡。他们为数不多在外头住的那几次,震宇都特别不要脸的要和女孩一起。像这样的冷静和漠然还是头一回。


洪枝心里纳闷,却也没说什么,等到自己也洗漱完后,震宇已然侧卧在床的一端,默默背对着另一端。


女孩微弱的鼻音,刺痛着男孩的心脏,震宇转过身慢慢靠近女孩,伸手把女孩揉进怀里,“胡思乱想些什么呢?我爱死你了,怎么会不喜欢你?”


“那你今天干嘛对我那么冷淡!我们都那么久没见了,你怎么能对我这么冷淡!”震宇的温柔让女孩更加委屈,抑制不住的落泪。


“我没有....

79.装悠假哉矣

陈淼一直等到五点过半,都不见震宇的身影。心乱如麻,点了无数次手机屏幕,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愣是没等到一通电话,一条短信。陈淼心里压着火气,暗暗骂着这个死孩子!


陈淼本来一天都没课,特地为了震宇那点破事儿才来的学校,又为了等他回家,在办公室呆了一个下午,结果这死小子却不知踪影,杳无音讯。怒气之余,又不觉地泛起挂肚牵心,会不会是下午罚得狠了,这小子身体一直不好...想着,不由拧了拧眉头,滑开手机拨了通电话。


听筒里传来“嘟嘟嘟...”的声音,如同锤击战鼓,每一声,都敲在心间,眉头也随之越陷越深。倒也没让陈淼等太久,嘟了十来声,电话通了。...


78.远看一条狗

“你杀了人,被抓进警察局,你也能跟警察说,警察叔叔别问这个行不行吗?你想什么呢,刘震宇!哪有...”

77.歹囝非歹囝

每到晚上真的有一種捨不得睡的感覺。

捨不得告別這一天

要怪夜晚總是讓人感覺無比自由。

weibo:oldsheephhh

76.阴沟里翻船

震宇礼貌的和主任打了招呼,眼睛不自觉地闪躲着陈淼,陈淼一句话也没说,两手交叉在胸前,像是看猴戏似的靠在墙边。


“震宇,你怎么搞的啊?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主任一上来便没头没尾,一副上了年纪的人苦口婆心地样子。震宇静静的望着主任,一脸茫然。


主任没给震宇思考的机会,随即又念叨,“小考有这么难吗?还要找同学代考?”


‘小考?’震宇恍然想起前两天在片场时,奚阳打来的那通电话,似乎也提到小考。那天工作状态下心思不在,听得不明不白,这会儿倒是想起了那么回事儿了。


那堂名为《当代动漫》的课并不是本系的选修课,只是老早就听闻了这门课...

 

© 一小朋友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