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doiseeasadhandingonadeath

2.争锋相对

“我是不会同意的,你不要再说了。”


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听下来,陈淼的面色由黄变红再变紫,怒火逐渐在胸中升腾。

 

震宇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可让他妥协,也实在难以做到。


“这个机会真的很难得,你不知道我已经等了多久了...”

 

言下之意他不愿再等了。震宇最后还是保留了已经签下合约的事实,他终究对陈淼还是有几分忌惮和迟疑的。

 

“那也不行!我跟你说过很多回了震宇,有才华是好事,但是不代表就有膨胀的资本!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陈淼自知应当克制自己的情绪,也知晓震宇吃软不吃硬的个性,可奈何他那张嘴,总说不出动听的话,总爱横冲直撞。

 

此时的震宇深陷泥沼。他始终不明白,追求自己的理想到底何错之有?又算哪门子的膨胀?他心有千千结,万万屈,还在酝酿着要以怎样的逻辑应对,思绪才到到一半却又被打断了。

 

“说句你不爱听的,你现在还差得很远。不要以为拿了几个奖,参加几次培训就觉得有多了不起,高人一等了。以后你就知道,你现在所了解,所认知的都不过只是皮毛。”

 

陈淼认真的看着青年,眉宇间掠过一丝威严。

 

“现阶段你当做的就是老老实实回学校学习。我知道你想拍电影,我也从来没有要反对你的意思。但你别忘了,在这个领域你只是半吊子。要真想做,至少也得考个导演系的研究生,把基础打扎实了再去干。你现在脑子一热就想冲锋陷阵。要知道,出了学校,丢脸就不是被踹屁股,扇大嘴巴子这么简单的事儿了!”

 

“我没有脑子一热,我想的很清楚了!而且不觉得学校还能教给我什么,我甚至觉得坐在教室里是一件消殆生命的事儿。”震宇咬了咬唇,瞅了陈淼一眼,复而低下头小声嘀咕,“反正我今年又毕不了业,我不想浪费更多的时间了。”

 

谈起毕业这件事,陈淼的目光立刻变得凌厉起来,不多时前,他才知道,这届这个班里,需要延毕的仅有震宇一人。

 

“你还好意思跟我提你今年毕不了业?这笔帐我都还没找你算,你倒是敢主动往枪口子上撞。说出来也不嫌丢脸!是不是这两年太放纵你了?...”

 

震宇不由拧了拧眉,后悔不该提这一嘴,气势顿时弱了一半。他不敢看陈淼的眼睛,一时不知该如何辩驳。他的执着早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多说似乎也是无益,不如不说。想着,便默默地收起行囊。

 

陈淼见他这副样子更是来气,有种威严被挑衅的感觉。

 

“我的话又不管用了是吧?”

 

从小到大,震宇最讨厌的话莫过于这一句。从前是刘瑶说,现在是陈淼说。从未成年到成年,这句话始终没变过,似乎全天下的父母都特别喜欢用这样的话来压束孩子...

 

“我没有,明明是你先不讲道理。”震宇只觉得异常烦躁。

 

“是谁不讲道理?我好好跟商量,你听了吗?”陈淼挑眉打量着青年,所有的不满都写在脸上。

 

“那你呢?你这是在跟我商量吗?”震宇吞了口口水,攥紧拳头。不等陈淼回答,纠着眉头又与之对峙,“你分明就是强迫我按你的意思!”

 

“那你休学跟我商量了吗?”

 

震宇沉默了,气势瞬间落下。这件事细算来,他确实先不占理。

 

“我不想跟你废话了,反正我说不准去就是不准去!你敢踏出这个门,我就打断你的腿!”

字字坚决,不容反驳。

 

“靠北!”震宇狠狠踹了行李箱一脚。“你为什么就不能尊重我的想法!”

 

他原以为这一年多来,陈淼改变了不少,至少能有对谈的尊重和空间,可这一刻他才发现,并非如此。一旦遇到分歧差异大的时候,他便依旧是那个霸道又独断的他,他依旧听不进任何人的意见和想法。

 

震宇始终不明白,他早已成年,为什么就不能被当做一个大人对待?为什么要有事事干预,事事妥协?

 

这次,他在心底告诉自己。绝对不让步。

 

这么想着,不由释然一笑,这笑似是一道寒风,凛冽而刺骨,心灰又意冷。像是做了一个很重大的决定。他走到陈淼面前,离他一公分的距离,咬牙切齿地盯着他,眨也不眨。在深吸一口气后,决然地摘下腰上的皮带递给陈淼。

 

陈淼并没有接,他深邃的眼眸深不见底,不得不说,震宇这一举动,出乎意料,掀起心上的一波涟漪,有那么一瞬间,他犹豫了...

 

“不够吗?”陈淼的定格在震宇看来,又是另一道意思。

 

“...行。”他愤然摔门出去,取了根藤子又折返回来。沸沸扬扬的大动干戈,无疑充斥着反叛和挑衅。不出所料,陈淼的眉宇越陷越深。

 

“刘震宇,你别拱火。”


陈淼刻意压低声线,周身的气势变得冷峻。他虽是口上不留情面,却从没想过要上手。他早在心里发过誓,不再轻易和孩子动手。

 

“怎么?你不就想打我吗?这不正好随了你的意!”

 

震宇吃炸药的行为让陈淼不由心头一惊,觉得离谱。“你觉得我很喜欢打你?你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

 

“不是吗?”震宇抿了抿嘴唇,一瞬间,似乎能听见那两三声沉重的呼吸,他心里隐隐发怵着,可随即,却又挺直了脊背,“反正今天,要么就打死我,否则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再回学校!”

 

“你....”陈淼简直被气的说不上话,如鲠在喉。他眉上蹙拢着深印彰显着升腾的怒气。而震宇,偏偏还在煽风点火,他似是一个大义凛然的壮士,从未有的洒脱。

 

他把衣物随地一丢,随即伏在床沿,闷声不吭,等待审判。这个动作时隔一阵子,倒是做的越来越行云流水。

 

“刘震宇!”陈淼眯着眼凝视着眼前一身倔骨的青年,胸口的幅度瞬时放大了二倍。“行...这是你自找的!”


-----

我昨天突然发现有个小朋友给我打赏了!简直受宠若惊!

惊得我立马拿出电脑一通码字.......

感谢这位朋友 ,虽然有点眼生,但是爱爱爱你😘

我我我争取明天加更。

评论
热度(32)
 

© 一小朋友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