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doiseeasadhandingonadeath

3.宁缺毋滥

见他执意已决,也懒得再同他讲理。陈淼三步上前,执起床上的藤子,抬手便是往震宇身后招呼。

 

破空的声响,让身子随之紧缩,震宇终究还是高看了自己。藤子着*的一瞬,他便没忍住撒出了声,虽然很快地就将那声呻吟扼杀在喉咙间,可到底是发出了。

 

仅仅一下,他就后悔了,弓着脊背,剧痛又狼狈,只能张着嘴喘着息。大抵是许久没挨罚,这些日子以来真的被骄纵坏了,同时他确实没挨过藤子小瞧了这玩意儿的威力。

 

藤子再次着身的时候,陈淼没有着急动作。他细细看着那道伤痕,眼见它渐渐浮出痕迹;眼见伏着的人明显地瑟缩身子,泛起一层细细的疙瘩。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陈淼嫌少给人铺台阶。或许是被声那猝不及防的惊呼哑然,或许是真的不想动手。他刻意把藤子抵着那道红楞上,轻点着那道印记。

 

冰凉的藤子碰撞滚烫的印记,让**下意识地紧瑟,痛觉神经似乎变得分外敏感,一抽一抽,似火油烧。碰触之间“哒哒哒”的声响,更是让人心乱如麻,不动声色就足以荡魂摄魄。

 

但震宇始终没再说话,他告诉自己,这条路是他自己选的,无论如何他都得坚持到底。震宇低头沉默,甚至咬住了衣袖以表决心,宛如真的是一个在熬刑的革命烈士。

 

许久的等待,终是彻底消磨了男人的耐心。陈淼的火气蹭蹭上窜,冷哼一声,扬起手便不再犹豫,毫无章法,不留余力,好像落在身上的每一下都能掀起一层*来。

 

震宇疼得两眼发黑,躬身弯背,不住颤抖。身后就那么点地方,起初还能绷着身子勉强忍耐,只觉得连腿也开始痉挛。他早已顾不得体面,身子扭曲的像条泥鳅。而身后的藤子似是长了眼睛,总能穿越闪躲,实打实地落在两*上。

 

呼啸的一记错位落到了大腿上,痛声瞬间冲破喉咙。不比*上,腿上的皮*敏感而娇嫩,这一记的疼痛指数,几乎有种胜于身后那一坨的错觉。

 

震宇猛地向右侧微转,手掌瞬时扶上那到印记,来回揉磨。他侧头望着陈淼,眼里的惧色显而易见。眼里噙着泪水,不甘又委屈。

 

陈淼神色冷清地看着眼下的人儿,虽然不语,但颇有耐心的看着,分明是又抛下了一颗橄榄枝。可震宇终究还是没领情,一句讨饶让步的话也不说。

 

眼看着震宇默默重新摆回位置,双腿小心翼翼地绷直打颤,两丘同呼吸一样一张一合,稍一松懈便又紧紧*住。明明疼得要死,怕得要命,可偏偏就不示弱。

 

陈淼蹙着眉头往青年脚踝见踹了踹,刻意分开那两条抱团忍痛的大腿。肌肉少了依靠,瞬间泄了气,难再绷紧。只是短暂的几秒钟,震宇便倔强的把腿合上,这动作实在羞耻的让人无地自容。

陈淼自然知道震宇的心思,可也怕这么绷着会把人打坏。他向来要么不动手,动手不轻饶。大概思索几秒钟后,便恢复那张冷峻的脸,抬手用藤子戳了戳那道肿得最高的印迹,淡淡地说了句:不要我帮你,就放松。

 

藤子再一次携风落下,丝毫不给缓冲空间,前一下的疼痛还未消化,后一下便随之而来。二轮骤雨远比一轮风暴更让人难熬,不仅是身体带来的痛感,还有未知终点的心理压力。他强撑着,支撑他的仅仅是那不知错对,宁缺毋滥的信念。

 

他泛白的指尖无力地攥着床单,胳膊的青筋鼓张开来,眼窝深深下陷,鼻翼一张一闭...剧烈的疼痛如同浪潮一般,一波又一波,闷哼声随之越来越响。

 

一恍眼,便是二三十下过去,震宇只觉得不堪重负。在又一记落在重灾区后,震宇再一次跌向了侧边,他背对着陈淼,微微蜷起膝盖,两手使劲揉着身后斑驳的棱子,滚烫又火辣。汗水顺着额头流进眼睛里,同眼泪一块儿又落在脸颊上。震宇这才惊觉到他被揍哭了。

 

陈淼望着躬着脊背,肩膀一抽一耸的青年,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这并不是他想看到的画面,可每次怎么都会走到这一步。

 

“震宇...你就不能听话点吗?...”

 

“我就是不听话,我生下来就是为了气死你!”震宇犹如他一只受伤的豹子,用那双火光充血的眼睛恶狠狠的瞪着陈淼。

 

陈淼无奈的语气莫名的让青年愈加硬气,胳膊拧不过大腿,他凭什么要做那只胳膊。突然想是起了一股劲儿,震宇咬着牙翻回身,回到陈淼跟前。

 

“刘震宇,你非要跟我硬碰硬是不是?”陈淼的语气瞬间变得凛冽起来。

 

“是!”震宇声嘶力竭,撕扯着干涩的喉咙。

 

他似乎总是能在陈淼灭火的时候浇油。藤子第三次上身,在毫无准备下骤然狠*下,连本带利的唤醒所有的的疼痛。震宇的泪腺想是开启了闸门,再也停不下来,他拼命稳住的呼吸,却总是被频繁地打乱节奏。

 

其实这一轮也不过几下,只是两丘经过几轮洗礼,遍布肿痕,早已肿硬,因此击打的声音也显得格外沉闷,表*上冒着血点,吹弹可破,后腰也无一不被照料到,早已到达了极限。

 

震宇整个身体都在抽搐挣扎,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手臂上的齿印早已青得泛紫,沾满唾液。他终是不住发出那声带着浓烈鼻腔,软糯的“疼...”

 

身后的抽*也在那一声之后戛然而止,陈淼故作冷静的把藤子扔在震宇身侧。

 

“随便你,你想怎么样都随便你。从此以后,你的事都与我无关。满意了吗?”

 

陈淼说完便踱步走出房门。震宇如愿听到自己想听的话,却并没有想象中的欣喜,仿佛像是口鼻被堵住似的,窒息的喘不过气来。

 

他隐隐觉得,这次是他错了。隐隐觉得,某个重要的东西正在失去...

 

评论(4)
热度(25)
 

© 一小朋友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