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doiseeasadhandingonadeath

6.心乱如麻


赵兆的遭遇,像是一壶烈酒,好长时间都散不去余味。分明不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儿,却在某一瞬间产生极其强烈的共鸣感,总有一种不是正在发生,就是将要发生的感觉。

 

震宇永远无法理解,在经历了这么多‘破事儿’之后,赵兆还能感恩戴德地说出感谢之词,他说如果不是张建,即便他抱着剧本到处跑,也未必有人能瞧得上;他说至少张建把他的剧本拍成电影了,算是帮他开启了机会之门,得心存感恩。

 

赵兆说那段话的时候神情无比平静,一如既往地露出往日那道笑容,可终是掩盖不住眉眼间一闪而过的失焦。就那么一眼,深深烙印在震宇心头让人油生一种无形的压力,甚至从未有过的对未来的恐惧。

 

个把月后,接到刘洋的电话,震宇是意外的。自那次车祸后,震宇和刘洋的联系就渐渐淡了。后来刘洋毕了业,震宇又和涵虞短暂相处过后,他们几乎就失联了。即便他们之间不存在谁欠谁,谁对不住谁的关系,但两人之间总有一种不可名状的尴尬。

 

那年,刘洋和赵兆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启动各自的项目,只是他们的结局却截然不同。刘洋的片子在法国崭露头角,随后很快的趁着热度上了院线。虽然排片并不太高,仅仅只占日排片的5%,但有奖项的加持与上座的风评,还是让刘洋迅速得到了业内的关注。对于一个青年电影人来说,无疑他是成功,也是幸运的。

 

那天晚上,奚阳一见到姗姗来迟的震宇,便拽着他暴揍了一顿。震宇照单全收着,任由奚阳挂在他身上,把他当沙包使。

 

“疼,疼!我错了祖宗!我错了!”震宇刻意大声哀嚎。其实奚阳下手一点也不重,除了刚开始那两锤真的使劲儿泄愤了,后面多半是装腔作势闹着玩。

 

“操!使劲儿装!”奚阳放下悬在空中的拳头,眼里依旧闪着小火苗。

 

“行了你俩,差不多得了,别在这打情骂俏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俩是一对呢!”刘洋吼着嗓子打趣着,突然一瞬间像是回到了学生时代,一群幼稚长不大的臭男孩随时随地打打闹闹。

 

“滚犊子!谁他妈能跟他一对儿?”奚阳迅速从震宇身上巴拉下来,还不忘狠狠踩人一脚。“老子可是钢铁直男。我就是被他气死了。哥几个评评理啊,你有见过十几年一发小,无缘无故突然消失,发消息不会,打电话不接。你们说有这样的人吗?”奚阳说着,不解气,又往震宇脚上踹了几脚。

 

有奚阳在,震宇话多了不少。奚阳把气全撒在灌酒上,震宇没有拒绝,一口一杯,干脆利落。他们从离家讲到最近,从生活聊到感情,又从别人谈到自己。或许是酒精的刺激,震宇破天荒地把所有的心结和惶恐都毫无保留地诉说给奚阳听。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奚阳望着震宇,心里不是滋味儿。他比谁都清楚震宇有多骄傲,他也几乎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迷惘的震宇。“其实我觉得你想多了,赵兆是赵兆,你是你。或许发生在赵兆身上的事儿,只是一个失败的案例罢了,你完全没必要因此感到悲观。你看看洋儿,我觉得你们的思路是对的。签个小公司,拍些小成本、小制作的东西,能够掌控作品的权力,挺好的。会顺利的,不要瞎操心!”

 

震宇其实不爱听那些安慰人的话,他没有继续接这茬子话,只是默不作声的喝了好几杯酒。或许是喝的着急,不过几瓶,震宇便觉得脑袋有些晕乎。

 

“兄弟,他最近还好吗?”震宇突然插了这么一嘴,奚阳片刻才反应过来。“看着还成,还是老样子吧,没啥变化。”

 

“那他...”震宇撑着脑袋,若有所思。有些话,他总觉得说出来就太矫情了,或许是因为他始终不愿意承认,其实很在意。“他有..问起我吗?”

 

奚阳点了点头,“你刚消失的那段时间,他问过我几次。后来就...也没怎么问了。?”

 

震宇揉了揉脑袋,有种说不出的莫名感觉,他故作淡然地笑了笑。“对不起啊兄弟,当时没告诉你,主要是怕天天在他眼皮子底下,一不小心说漏了嘴。你知道我的,我不想让人看不起。不过现在看来,好像是我自作聪明,想多了...”

 

“欸,其实你爸挺想你。上个月有一回,他差点把我当成你了呢。”奚阳本来没打算说这事儿的吗,毕竟这件事说来还有点糗。但看着震宇饶有兴致的样子,奚阳想着,就当是安慰兄弟兄弟吧。

 

“你爸去年就带我一个研究生嘛,对我挺上心的,去年年初还给我内推了老神的工作室,我跟着老神打下手了一阵子。上个月,老神那正好案子比较多。我一忙,就把论文选题内事儿给忘了,选题会结束了我才赶到。结果被你爹逮住了,暴揍了我一顿...”

 

“啊?他打你了?”奚阳故事还没说完,便被震宇打断了。震宇听到那些字眼,便觉得瞬间清醒了几分,他皱了皱眉头,有些匪夷所思。

 

“我还没说完呢。其实也就抽了我两下,他准备开口训人的时候,下意识喊了你的名字。我俩都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过了。你爸可能觉得怪不好意思的,给我道歉了好几回...我觉得呀,你爸八成是想你了。”

 

震宇依旧褶皱着眉眼,头疼的像是要炸开一样。手里的烟不知不觉已燃到了手指,他也全然不觉疼痛。许久之后,他才发出一声深深地叹息...

评论(4)
热度(25)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一小朋友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