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doiseeasadhandingonadeath

4.不懂

第二日清晨,叫醒柏也的不是闹钟,而是翻了个身,被挤压的屁股。

 

身后的刺痛让还在朦胧的少年下意识地嘶了个声响,张嘴的那一刻才感知到嗓子紧地发涩,仿佛空气进入口腔顺带捎走了嘴里本就不富裕的水份,呼吸的时候似乎还能听见喉咙间摩擦的声音,异常沉重。

 

柏也褶皱着眉宇从枕头底下拿出手机,划开锁屏,距离该起床的时间不到二十分钟。醒的还真及时,少年心里这么想着。眼皮又不自觉地向下垂,身后的痛楚让他自知不能再睡。于是少年挣扎着从床上下来,可身体竟如一滩烂泥一般紧贴床面,身子摆动一番后,只觉得耳烧脸热,浑身滚烫。常年独居的少年不用想也知道自己多半是发烧了。

 

柏也用滚烫的手心摸了摸自己的两丘,依旧能感受到身后横亘着的数条楞子,心里莫名的觉得有些委屈。他轻轻给自己揉着伤处,闹钟不多时地想起,少年深吸了一口气,心一横,给手上加了点劲儿,愣是把生理眼泪给逼出来了。

 

这一疼,似乎一下子提起了精神,少年恍恍惚惚地下了床,身体依旧有种飘飘然的感觉,走起路来也像个漏气的气球。他着地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灌了一整瓶的矿泉水,冰凉的水入喉,缓解了体内的燥热。他早就学会了照顾自己,轻车熟路的从包里拿了一瓶抗生素和一板退热药,伴着凉水一块儿下喉。

 

柏也站在镜前,拍了拍自己的脸蛋儿,看着面色苍白的自己,心里多少有些没底气,不用想也知道此刻的温度并不低,不知道一天的拍摄能不能扛得住。少年咬着牙,拿着蘸着温水的湿毛巾擦拭着腋窝和额头。短暂的物理降温后,只希望药效能早点发挥作用。

 

柏也是第一个进入化妆间的,他不想让大家看到他没有气神的面色,走进化妆台的时候,少年脸上多了几份沉重。柏也没有经纪公司,又是第一次进片场的初生牛犊,自然没有带助理,更没有自己的化妆团队,只能全权交给剧组来负责。

 

给柏也上妆的是小安,小安今年三十有余,跟着楼宇的剧组也近十年了,从两年前她就几乎不再亲自给艺人上妆,多数是带领三妆团队做指导的。这番上工还是哲艺钦点,正好柏也长得俊俏,年纪尚小还没有小流量的蛮气,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舒服。

 

虽是皮质软垫,可当真屁股落座的时候,不免还是敛声屏息,苍白的脸上因痛苦而有些许扭曲,少年立刻抿住嘴唇强行收敛失控的面部肌肉,细细的汗珠顺着两额渗出。

 

“别紧张啊,我不会吃人的哈哈哈。”小安轻轻将柏也的身子往下压,本意是想让他坐得踏实些,她总觉得这孩子多半是被昨天吓着了。可小安不知,这番好意却让少年苦不堪言,若不是碍于面子,此刻早已弹起身了。

 

“其实楼导很好相处的,他只是长得有点严肃。于晗哥哥平时也很和善的,他只是性子比较急,你别往心里去....”小安没急着干活,一边准备东西,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少年聊着。柏也一直没多说话,就是嗯声已示回应。或许是成长环境的因素,又或许是身边的人为因素,让他不擅于且不喜欢同长辈说话,可周身这个大人给他的感觉很不一样。

 

“而且啊,你还挺幸运的。第一次拍片就能和哲艺搭档,你可要好好跟他学。他人很好,对后辈也是知言不尽,为人又温和。好多像你这样年轻的小孩都可喜欢跟他一块儿搭戏...”

 

“他温和?你确定?”听到‘哲艺’二字,柏也顿时就感受到身后喧嚣着的痛楚,竟还有人把他痛温和挂上钩,简直难以置信。

 

“当然啊,你看哲艺长得就一副谦谦君子的样子,他本人更是有过之而不及,你跟他相处久了自然会知道。”小安并没发现柏也脸上的异样。柏也对着镜子翻了个大白眼,内心唾骂着:呸!君子个屁,明明就是衣冠禽兽!

 

“小也,你脸上怎么这么烫呐?”小安冰凉的手一接触柏也滚烫的脸庞,便不由皱了皱眉,这才发现少年的脸上有几分憔悴,“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柏也片刻才反应过来,“啊...没有啊,我天生比较热血。”少年故作轻松地打着趣,看着小安脸上的些许担心,顿时觉得忸怩不安,“没有啦,可能是因为昨晚没怎么睡吧,时差还没调过来...安姐,你赶紧把我化得精神点,不然我又该被说不敬业了。”

 

小安心底越发欣赏这个少年,另一方面,小安算是过来人,到底知道演员这条路是个是非之徒,但愿这个少年的纯净永远不被改变。

 

哲艺到的时候,柏也正好上完了妆。本就俊朗的少年锦上添花一番后,更是显得器宇不凡。哲艺心下一惊,面上却毫无波澜。

 

倒是小安,见到哲艺进来,顿时心花怒放,“嘿,难得啊,哲哥今天竟然有空大驾光临...”

 

哲艺笑了笑,走上前拍了拍了小安的后脑勺,颇有些宠溺地说道,“多大的人了,还这么皮!”...

 

看着两人打情骂俏的问候,柏也某名的有些失落。这种感觉说不上来,就像是当年妈妈找到了新的伴侣,他不知该伤心还是该难过,现在亦是如此。柏也垂着脑袋,默默地从椅子上起来,身后早已麻木,可起身的那刻依旧费了不少劲儿。

 

少年想默不作声地离开,四下的环境让他觉得无比尴尬和窘迫。可刚走两步,便被男人浑厚的声音震慑住,“见到人,招呼都不用打吗?”

 

若不是脸上被厚厚的粉底遮盖,此刻脸色的变化一定很精彩,柏也咬了咬舌根,攥着手指不不想回头。哲艺似是刻意刁难,“怎么,现在的新人都这么这么没教养?”

 

柏也的好看的眉宇越陷越深,这一刻,他突然发现他比自己想象中的更不懂林哲艺,不懂为何他只对他一个人刻薄;不懂他在他心中的分量有多少,还是根本就没有;不懂他相处过的他和现在身边的他哪一个才是真的他...

 

少年回头的时候眼里是从未有的锐利,他昂头看着男人,是不屈,是傲骨。“前辈好!”他刻意把‘前辈’两字念的很重,好似只有这样才能才能把他的狼狈甩出去一些,“如果前辈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就不打扰了。”

 

说着,少年也不等男人回应,拖着千斤重的步伐,顶着身后并不轻松的伤痛,故作洒脱的昂首挺步。

 

哲艺还没好好的消化那声‘前辈’,少年的背影就渐行渐远。哲艺不由蹙了蹙眉,心下很不是滋味。

 

“你今天怎么了?吃炸药了那么凶?”小安拍了拍愣神的哲艺,这一刻的哲艺,她也有些陌生。

 

“凶吗?”哲艺收回视线异常认真的看着小安。

 

“不凶吗?”小安同样认真的盯着哲艺....

评论(5)
热度(20)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一小朋友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