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doiseeasadhandingonadeath

1.硝烟四起

大四那年,翻云覆地。

 

奚阳拿到留校保研的资格;洪枝顺利通过实习,正式在电视台入职;瑞权收到纽约大学的offer;而震宇,却在毕业季的前两个月,选择了辍学。

 

这件事还得从两年前涵虞毕制的那部短片说起。那年,片子在高校联展里张露头角,随后跑了几个影展,获奖无数。可谓是彼时当之无愧的小黑马。

 

震宇也因此受到了许多业内人事的关注,在外人眼里,这个年轻人充满了灵性和神秘。不同于以往的新秀,震宇鲜少抛头露面,甚至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采访和活动。他总是独来独往,上颁奖礼领完奖,就匆匆离开。

 

这完全归于陈淼的意思,早在联展前,陈淼便同震宇达成共识。他的本意是不想震宇在这个年纪和阅历下,受到过多的关注。一是害怕尚未成熟的他会失望落空,二来也是担心锋芒刚露的青年因为些许成就而变得浮躁,所以他总是时常给震宇灌输不要过早接触行业各界,专心在校学习的想法。

 

对此,震宇倒也没意见。他本身性格就比较慢热,不喜欢面对聚光灯,也不善于同陌生人打交。在他看来,社交是一件特别乏累的事情,这样一来,正好又能遂了陈淼的意。

 

自打陈占铭离世后,陈淼就嫌少再冲孩子们发脾气,更没再动过手。可能是随着年纪增长,人变得越来越云淡,也或许是相认不易,所以彼此都格外珍惜每个和平的日子,尽可能减少摩擦,每每在燃点前,大家似乎都心照不宣地各退一步。

 

所以他们的相处一直还算和睦,独独在隔年,震宇参加亚洲影展的电影学院大师班时,产生了一些分歧。那晚,是他们在相认后第一次面红耳赤,足足争论了三个小时,最后在震宇的坚持和字字有力的理论下,以陈淼的妥协告终。

 

震宇如愿参加了为期一个月的大师班,对他来说,那是真正意义上的开启电影梦。

 

震宇是那届八位学员里年纪最小的,也是唯一一个没有正规接触过行业制作模式的学员。所以在最开始的几天,不免有些力不从心。

 

要知道五个风格和想法都不太一样的青年导演,共同创作同一部片子的时候,过程往往比一个人拍片要累得多。因为相互磨合、统一拍摄方向和调性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儿,尤其是那时候改编的小说还有些无聊和烦闷,让人一点感觉也没有。

 

震宇几乎当了整整三天的哑巴,总归还是学生,想法相对稚嫩,这样的挫败感时常让他有些自我怀疑,生性骄傲的他只能和自己生着闷气。

 

直到第四天,上完著名导演楼宇老师的课,才觉得忽然茅塞顿开。他开始慢慢找寻着和大家的平衡点,哪怕每次的讨论依旧不一定有结果,但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差,没有答案好像有时候也能够把迷惘的范围缩小...

 

短短的一个月,可能是一辈子只有一次的生命经验,就像是去了一趟混杂着不同树种的森林,从认识、讨论、筹划、拍摄、后制再到最后的展出,这过程中,虽然时常迷路,耗尽极限,却也能从中吸足养分。

 

震宇从大师班结业后,便又回到了校园。生活似乎并没有因为那些突如其来的光环,而发生太多的变化。他仍然是个学生,仍然要循规蹈矩的上课,仍然因某些执着而被当课...

 

他的心思早已容不下那些浅薄的课堂,他曾无数次的质疑坐在教室的意义,也试图旁敲侧击地试探陈淼的意思,但每每还未进入正题,那点小心思就被轻易点破。终究还是得如坐针毡地呆在课堂,终究还得履行所谓学生的狗屁本分....

 

但早在那时起,他就开始筹划着他的未来规划。或许可以理解为,从那时起他就没想过要毕业,他知道他迟早会辍学,只是在等待一个让他笃定的机会,也让他信服的理由。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个机会终于在毕业季的前三个月来了。他第二次去亚洲电影节,是参加创投会,虽然没能拿下那届影展的创投项目,但他的剧本让著名电影制片人蒋诺女士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不多时,蒋诺就主动联系了震宇。

 

起初,震宇还难以置信,甚至都做好了搁浅计划,重新回学校学习的打算。可当真收到蒋诺的邀约时,就如同奄奄一息的火苗又颤颤地程式起来,生成旋卷的火焰。

 

经过一番长谈,蒋诺旗下的安诺影视决定投资制作这部电影,这意味着震宇准备了一年多的长片处女座计划终于有了资金来源,那种心情就好比中了亿万彩票,甚至有过之而不及。况且,安诺影视的其二创始人著名文艺片导演葛安也将担任此部片子的监制人,震宇当然不假思索地签下那份合约,没同任何人商量就决定了。

 

生米煮成熟饭后,他才把这个喜讯告诉身边的朋友们,众人皆为他高兴和自豪,首当其中的必然是洪枝、瑞权和奚阳。震宇递上休学申请书的那天,他们在酒吧喝了一宿,就如同提前演习毕业典礼一般。

 

即便知道他们的未来无论如何都不会走散,可心底总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离开校园后,或许真的没办法像这四年一样朝夕相伴。即便是爱人、兄弟和发小。

 

所以那天晚上,他们怎么喝都觉得不够,怎么聊都觉得不完。

 

宿醉后的第二天,震宇便回家了。他知道,即便是越过陈浔缴的休学申请,陈淼也迟早要知道。陈淼的心性震宇早已摸透,要让他从别人的嘴里听见这个消息,估计就不是一个性质的问题了。

 

其实从签下合约后,震宇就设想过无数个同陈淼商议的结果,想过会是一场腥风血雨,却没料到闹到水尽鹅飞的局面。

 

评论(18)
热度(36)
 

© 一小朋友的 | Powered by LOFTER